天天购彩

让梦想从这里开始

因为有了梦想,我们才能拥有奋斗的目标,而这些目标凝结成希望的萌芽,在汗水与泪水浇灌下,绽放成功之花。

满屏打码,尺度破天,但这新片必须大胆推荐!

发布日期:2022-05-21 20:37    点击次数:240

奴隶、未成年少女、性犯罪...

逼吃排泄物、盯着镜头自慰、将异物插入下体…

两年前,韩国最泯灭人性的集体性犯罪被媒体曝光,一时间全球哗然!

受害者多达74人,其中16人未成年,当中年纪最小的才11岁,甚至有女艺人也是受害者。

两年后,一向“敢拍”、“大胆”的Netflix再次出手,

将案件制作成纪录片,带领观众系统性地回顾案件始末,揭露背后细节和后续发展。

今天就带大家看看这部震惊世界的——

2019年冬天的一个星期天,记者金浣收到一封检举邮件,

举报社交平台Telegram上儿童色情片的散播者。

(Telegram是一款加密通讯软件,号称不会记录用户的任何个人信息,用户可以在软件里开设私人聊天室,通过邀请进入。)

他的第一反应是——

在网络上散播儿童色情片已经是十几年来的老问题了,所以他一度怀疑这件事是否值得取材报道。

但邮件里的内容特别具体,被举报人的信息也十分详细。

于是金浣决定速战速决,他用了一天时间撰写了相关报道,隔天就把邮件里的嫌疑人送进了看守所。

本以为这件事到此就落幕了,没想到自己撞上的只是冰山前的一个小角。

罪犯被捕后,金浣突然发现,自己被人肉搜索了。

好心人发来邮件通风报信,说有人在Telegram上泄露金记者的个人信息。

金浣顺着链接摸过去,发现不仅自己的电话、住址被公开,妻儿的照片也在群里疯传。

但最让金浣震惊的是,群组里的人都在嘲笑他没抓对人。

这个“博士”到底是何方神圣?

金浣决心必须查个水落石出,就在他冥思苦想怎样能潜入博士开设的房间时,一个名叫小丑的人发来的线报。

小丑的朋友就是“博士”的受害者之一。

“博士”会通过推特发布高薪的试穿模特兼职广告,吸引急需用钱的年轻女性。

在沟通过程中会要求对方提供试镜照片和家庭住址等个人信息。

一开始都是正常的穿衣照,接着便会要求提供较为裸露的身材照。

之后他还会以工资发放为由,要求女性提供银行账户和手持身份证的照片。

一但得手,就会变本加厉要求受害者发送裸照和不雅视频。

受害者如果试图逃脱,他就会拿不雅照片和公开身份进行威胁,还会发动组员共同进行言语霸凌,在精神上摧垮受害者。

她们只能按“博士”的要求拍更多的裸照和视频。

为了帮助朋友,小丑潜入了博士房,刚进去就被里面大量的裸照震惊了,照片上全都打着“博士”的水印。

“博士”还会要求受害者舔洗手间地板、把幼虫放到下体上;

还让他们在身上用笔写下“博士”、“奴隶”等字样,更严重的会要求她们直接用刀子刻。

通过小丑的帮助,金浣和同事吴记者得以进入博士房,开始监视+截屏取证。

吴记者在博士房发现,组员们问得最多的一个问题就是——

吴记者第一次听说“N号房”这个词,于是开始了“谷歌大法”了解详情。

她发现最早报道“N号房”的居然是2名想当记者的女大生火与丹,她们化名“追踪团火花”进行追踪报道。

双方取得联系后,整个事件才渐渐明晰。

2018年12月,一个网名为godgod的人在Telegram上开设色情聊天室,将对女性进行性虐待得来的照片、视频发布在聊天室中,视频里的女生都没有进行马赛克处理,她们的个人资料也在群里公开。

聊天室越来越多,每个聊天室都有3至4名受害者,godgod会以“1号房”、“2号房”的方式命名聊天室,因此这类聊天室也被称为“N号房”。

后来godgod在某一天突然消失,1号房至8号房也跟着消失。

2019年9月,在“N号房”消失后,Telegram又出现多个类似聊天群组,其中以“博士房”的规模最大。

godgod会在折磨受害人一段时间后“释放”听话的人,甚至把聊天室中获得的收入也分给被害人,如果说他纯粹是为了个人兴趣而犯案,那“博士“的目的俨然是进行非法敛财。

根据媒体的报道——

“博士”营运的聊天室分为免费和付费两种,付费的聊天室则分为三个等级,最低的会员费要25万韩元(1300元人民币),最高为150万韩元(8000元人民币)。

加入付费聊天室前,会员必须先把自己的脸和身份证提供给“博士”,并分期支付会员费,若会员推迟付款,“博士”会以会员的照片和个资进行威胁。

“博士”的营运模式非常有系统,一切交易和联络都在Telegram上进行,以免暴露自己的身份,付费会员人数一度高达26万,“博士”也赚取了几十亿韩元收入(一亿韩元约等于53万元人民币)。

金记者和吴记者则坚信,他们的报道刊登之日,就是“N号房”魔头落网之时。

然而事件在头版刊登后,社会上却没啥声浪。

更让他们难以接受的是,聊天室因为报道,涌进更多的群组用户。

“博士”还挑衅地将新的受害人扣上报社的大帽子。

两位记者十分痛心,他们甚至陷入了深深的自责和怀疑之中,

但是他们没有放弃。

虽然在社会上没啥水花,但“N号房”的话题在推特上持续发酵。

报道刊登两个月后,终于引起了JTBC和SBS两家电视台的注意。

节目主创公开喊话——

没想到博士竟然真的联系了电视台。

他表示,自己绝对不会被捕。

还拿受害人威胁电视台,

主创的心情非常沉重,但是只有把舆论闹大,才会倒逼警察和检方投入更多资源。

节目播出后,主创向当事受害者道歉,没想到受害人反过来安慰他们。

在此之后,韩国艺人参与联署发声,事件引起社会关注。

接着有网友到韩国总统府青瓦台网站发起请愿,要求公开“N号房”犯人及全部会员的照片和个人资料,最后共有近500万人参与。

2020年3月19日,在时任韩国总统文在寅下令彻查“N号房案件”。

电视台的节目播出时,博士房里开始吐槽嘲讽,

但当播到组员充值交易用到的bestcoin时,群里突然鸦雀无声。

这根刺,戳到了他们的软肋。

虽然Telegram保持信息匿名,但bestcoin交易会留下交易信息。

博士会命令助手去交易所提取现金,并将现金放在指定地点。

警方以此为突破点,找到了能提取现金的交易所,通过跟踪助手的行踪,最后将“博士”——时年25岁的赵周彬抓获。

“博士”落网后,godgod突然联系了电视台的主创,因为节目中的一句话激怒了他。

主创借此机会,跟正义合法的黑客团体红队合作了一出“假意投诚”。

链接里被事先植入程序,godgod点进去后IP地址瞬间暴露,警方顺藤摸瓜将文亨旭抓获。

2021年10月,赵周彬被判有期徒刑42年,并需配戴电子脚镣监控30年等,而“N号房”创建者文亨旭则被判刑34年。

虽然超过70名年轻女受害人至今仍深陷炼狱之中,但是事件几位主脑从未正式向受害人道歉。

即使在被逮补后,“博士”赵主彬也仅向到访媒体轻飘飘地表示:

“N号房”时间共计拘提调查3757人,其中245名被收押。

许多曾加入各房间的网友们也都遭到约谈或拘捕,这些人不断喊冤:“我们只是看个照片或视频,逼她们的又不是我”。

真是无辜的吗?

他们非但不无辜,手上还沾满鲜血。

“N号房”是伙同犯罪,每一个看客都是加害者!

虽然两大主谋都已落网,但这绝对称不上是“完美落幕”。

“性侵”、“儿虐”、“怂恿自残”等案件不断,相似的网络集体暴力也在持续发生,

“N号房”只是冰山一角,只是刚好受到了关注……

本片导演崔镇成也表示:

“只要是韩国人都会对N号房事件有所了解,但是看了这部作品后,会发现我们所知道的事件只是冰山一角。”

多年前类似的“蓝鲸游戏”也导致许多青少年“被自杀”,

该如何制止这类事件的一再地发生?

才是本片值得思考的地方。